• 电话:400-000-0000
当前位置:主页 > 老葡京官网 >

对话国家地理年度获奖摄影师杨安迪:在高密度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06-10

8月1日,2017年国家地理年度旅行摄影师大赛(National Geographic Travel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揭晓最终结果。来自墨西哥的摄影师塞吉奥·瓦拉斯科(Sergio Tapiro Velasco)凭借一张闪电击中正在喷发的火山的壮观照片,赢得本年度大奖及 “国家地理旅行摄影师”称号;而在城市组别斩获亚军的香港摄影师杨安迪(Andy Yeung),也凭借一张航拍香港高密度建筑空间的作品《围城》引发关注,成功将我们的视线带回那个幽闭、紧凑却又不乏美感的赛博朋克之都。

对话国家地理年度获奖摄影师杨安迪:在高密度

作品《围城之八》(Walled City#08),在2017年国家地理年度旅行摄影师大赛中获城市组别的亚军。  本文图片来自Andy Yeung/www.andyyeungphotography.com

对话国家地理年度获奖摄影师杨安迪:在高密度

作品《围城之三》(Walled City#03)。
杨安迪从小在九龙城长大,而九龙城寨紧邻九龙城,在二十年前,这里曾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方。杨安迪清楚记得这个街区曾经拥有的畸形建筑美学和独特的寨城文化,直到现在,他仍不时回想起1994年拆迁时一层层加盖的房屋被移除、清零的全过程。
但是九龙寨城是否真的不复存在了?答案在他的心中是否定的。透过近年以航拍完成的《都市丛林》、《围城》等不同系列的作品,杨安迪就城市的垂直化、密集化发展方向给我们带来了耳目一新的解读。

对话国家地理年度获奖摄影师杨安迪:在高密度

摄影师杨安迪(Andy Yeung)近照。

澎湃新闻:能否谈谈你由网页设计师转型成为摄影师的经历?
杨安迪:我在2005年接触摄影,头两年玩的是胶片机和宝丽来相机,之后过渡到数码单反,2015年后开始用大疆精灵(DJI Phantom)进行航拍。我一直很喜欢旅行,刚开始也是因为旅途中拍摄的无心之作得到朋友的认可,才有勇气继续去尝试不同类型的创作。2015年,《密集城市》在PX3和IPA两个国际摄影比赛上得奖后,渐渐有不同的项目找上门,我也成为了一名全职摄影师。

对话国家地理年度获奖摄影师杨安迪:在高密度

《密集城市》(Compact City),获2015年PX3巴黎国际摄影大赛建筑组别银奖,及同年IPA国际摄影奖Oneshot“Home”第一名。

澎湃新闻:能否谈谈您近年主要的作品系列,以及为什么选择香港作为摄影主题?
杨安迪:2014年开始的几个有系统的作品系列分别是《抬头》(Look Up)、《都市丛林》(Urban Jungle)、《铭记香港》(Remember Hong Kong),还有仍在进行中的《围城》(Walled City)。坦白说,这几个系列的风格并不统一,我认为自己还在学习和成长中,希望在未来能透过更多的尝试完成对于个人风格的建树。对于画面的唯美感,我一直是蛮坚持的,希望能把城市空间里的压抑感拍出立体、丰满的感觉。
刚开始玩摄影的时候,我利用暑假间隙给一位台湾摄影师当助手,当师傅知道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成为一名国际视野的摄影师时,她就提议我先把触手可及的城市风景拍好。让我觉得神奇的是,身边很多朋友都喜欢我镜头里的香港,他们会在Facebook上留言说,很有趣,想来玩,还有一些曾在香港短期工作过的外国朋友表示,看到我的照片之后就特别想念这座城市。

对话国家地理年度获奖摄影师杨安迪:在高密度

《香港,消失中的风景》摄于深水埗,为《铭记香港》系列作品中的一幅。

澎湃新闻:前辈摄影师中有哪些人对你的创作有所启发?
杨安迪:德国摄影师迈克尔·狼(Michael Wolf),还有澳大利亚旅行摄影师 彼得·斯图尔特(Peter Stewart),他们的表达方式工整、简洁,同时富有感染力,我最初真的是被这种表达方式震撼到了。迈克尔·狼拍摄的香港“蜂窝住宅区”的专题,也间接促成我拍摄了《鸟笼》(Birdcage)等一系列以公屋为题材的影像。
澎湃新闻:在《铭记香港》这个系列里,你呈现了一系列具有怀旧感的街景,像庙街夜市、油麻地果栏、北角电车市场等,是否跟你在九龙城长大的经历有关?
杨安迪:老实说,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给了我不小的刺激,其中以九龙城寨为蓝本构建的城市场景,唤起我儿时的记忆。香港是一个变化很快的城市,很多老建筑包括带有赛博朋克意味的城市标识,例如霓虹、灯笼、电车、唐楼,在不知不觉中离我们越来越远。我觉得自己应该趁早留下一些特色街景,于是就花了一些时间步行,在港九新界发掘了16个拍摄点,那段时间我总是带着相机从中午逛到晚上,每天走两万步也不出奇。现在回过头来看,虽然中间只隔了一年时间,但同样的街区给人留下的视觉印象也不同了,比方说,深水埗大南街霓虹灯招牌就少了很多,未来想要再找这种色彩浓烈、有电影感的街景或许只会更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