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400-000-0000
当前位置:主页 > 老葡京官网 >

折戟荷赛的中国摄影师:获奖不是唯一标准,新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06-10

第60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荷赛)于荷兰当地时间2017年2月13日揭晓。本届荷赛,共有来自125个国家,5034名摄影师,80408张作品参加评选。最终,来自25个国家的45位摄影师分享了8类大奖,而年度图片大奖则由美联社记者Burhan Ozbilici拍摄的《土耳其暗杀》获得。
人们总是把目光聚焦在获奖者身上,但仍有5000多名提交作品的摄影师——正是他们一年中创作的优秀摄影作品给荷赛评委们提供了众多选择的机会,我们得以了解世界不同地区曾经或正经历着的苦难与辉煌。

折戟荷赛的中国摄影师:获奖不是唯一标准,新

2016年2月18日,荷兰阿姆斯特丹,第59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颁奖现场。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中国摄影师已经是荷赛的常客。虽然铩羽而归者是多数,但不可否认,其中的不少作品也是中国新闻摄影界中的优秀之作。我们采访了参加这次荷赛的15位摄影师,听到了他们对自己参赛经历和作品的中肯评价。
综其所述,摄影师们的感受有三:
第一,每年的荷赛都是一次中国摄影师与世界各国摄影师对话的机会,因此需要积极参与。这不仅出于个人荣誉感,也在为中国的新闻摄影摸索继续前进的方向;
第二,大家都谈到了图片说明——因为不是来自英语和拉丁语系国家,语言的障碍,导致在图说翻译方面有不足,这可能是阻碍中国摄影师获奖的一个重要细节;
第三,大家的心态都不错,虽然没有获奖,但不光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还在应对荷赛评委的口味方面有了更多经验。
“应对评委的经验”更应该是一种技巧。这个技巧则是根植于对荷赛价值观的认同。新闻的主角是人,关注点和出发点都在于人。荷赛的价值观正在于此:人与人、人与世界的关系,用最能凸显真实的摄影手段记录并获得最大限度的传播,这就是新闻摄影者的使命。
好在地球依然在转动,只要人类社会还在,摄影师还在,新闻摄影以及优秀新闻照片就会源源不断。中国摄影师们依然大有希望。
《新京报》记者 浦峰 作品——《急速扩张的城市》

折戟荷赛的中国摄影师:获奖不是唯一标准,新

2016年2月22日,北京,南六环,远处是新建的楼盘,近处是在建的高架桥。很难想象北京城如今已经建到了七环。所有北漂的人群都在为了寸土寸金的容身之所拼命工作,即使日益严重的雾霾让下一代无法自由地呼吸。
一次去北京南六环外的地方采访,途中经过时瞥见这条路和远处的新楼,对北京的城市扩张深有感触,于是拍了这张照片。这也是我长期专题“北五环”的其中一张。拾城(成立于2015年的中国城市纪实摄影师联盟)这组图片是编辑崔劲辉一个月前的策划,当时拾城摄影师崔力还未被调原片,结果他运气差那么一点点,我们少了一个大红包。
我个人对荷赛不是很上心,只因为它是业内的标杆,最重要的是免费,所以每年都是买彩票式的参加。也不管什么比赛,国内的还是国外的,这么多年来我都是自己动手去选图,本着碰运气的心态。荷赛更是如此。从来没研究过它的得奖偏好。我的后期是一个弱项,也没有去找专业人士修图。至于英文翻译,如果图片多,我就找朋友翻译一下,如果图片少,就是自己百度翻译一下。今年的图说就是百度翻译的,然后根据自己的蹩脚英语修正一下。有时候明知道有语法错误啥的,也不那么讲究。
西方评委对东方长达百年的固化偏见,和城市对落后农村的偏见一样,是必然存在的。但这个世界就是谁掌握话语权谁就定规则,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讨论了也改变不了他们在西方养成的世界观。所以每次荷赛公布了我都不会看完,我只想安安静静关注当下的中国,拍自己的照片,投自己喜欢的照片,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也希望能集合更多中国优秀的摄影师能一起记录中国!
《重庆日报》记者 崔力 作品——《重庆缝隙》

折戟荷赛的中国摄影师:获奖不是唯一标准,新

2010年4月26日,重庆渝中区解放东路,重庆市民在“崇山峻岭”的廊桥间经过。这里是重庆有名的上下半城,穿行于这些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高大楼宇中,1楼你可以出门去破败的下半城,8楼你可以去繁华的商业中心。
重庆,她曾经是抗战时的陪都,90年代起成为中国西部唯一直辖市,近几年又有了充满发展欲望的新名片——长江上游地区经济中心和金融中心,中西部水、陆、空型综合交通枢纽……然而在我眼里,他只是一座隐匿于长江流域山林中的大城,江与山,水与桥,人与路,毫无缘由却又理所应当地拼接在一起,神奇而独特。
我们本地人更爱叫他山城,这里因山得名,错落有致。
这些年,重庆发展很快,GDP连续多年保持中国第一。照片上记录的它们,只是跌宕起伏的城市建设中的一个个角落,如这座城市的一个个秘境般,随着建筑的湮灭和新生,变换着形态消失又出现。它们盘桓在文化和经济的夹缝中,架设在鸡毛蒜皮和GDP的留白处,琴瑟笙歌,袅袅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