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400-000-0000

“挪用”中国传统:当代摄影艺术新方向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04-24

“挪用”中国传统:当代摄影艺术新方向


“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3月22日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 金羊网 记者宋金峪摄

金羊网 记者吕楠芳

1839年8月19日,摄影术在法国诞生。虽然摄影的历史并没有绘画、雕塑等传统艺术门类的历史悠久,却在不到两百年的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从照相机的取景框中,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随着摄影技术在各种新媒体介质上的普及应用,传统的专业摄影似乎又走到了一个新的关口:当代摄影向何处去?

3月22日,由知名艺术家、策展人、广州当代美术馆联席馆长王庆松主持策划的“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在这次展览中,13位艺术家巧妙“挪用”中国传统山水画风格,通过摄影手法展现出他们眼里的“另类”山水景观——这也许是当代摄影艺术发展的新方向。

借山水抒情言志,是中国特有的文化传统。山水文学、山水绘画中“天人合一”的和谐与宁静引人入胜,即便在天地自然母体不复当年的21世纪,山水依然是中国艺术家最重要的文化基因。

3月22日在广州当代美术馆开幕的“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里,13位艺术家巧妙“挪用”传统山水画风格,通过摄影手法展现出他们眼里的“另类”山水景观——你看到的不是什么风光大片,而是艺术家对山水文化的玩味、缅怀或忧思。你能看到山水文化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流变”,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审美和摄影艺术家们面对世相的千愁百绪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图景。

A

尝试、探索与思考

自古以来,中国的山水文化之所以如此之盛,既是天地景观的功劳,更离不开艺术家们“寄情山水”的“情”。

“情”者,情绪、情感、情怀、情操、情趣、性情也。不同的人面对风景,情有所不同,抒发出来,便显现出各人各异的文化性格和审美水准。

王庆松策划“借山描景”当代摄影展,选取了13位艺术家的12组作品进行展示,他希望观众更多地关注艺术家倾注在作品中的情感,而不是具象的风景。

借山描景,借景抒情。展览中,艺术家们的作品都或多或少地借鉴了传统山水绘画的表达方式,并以多元的创作手法描绘了他们心目中的山水景观——即便山水只剩下魂魄,也要让它跃然纸上。

“通过摄影回溯传统山水绘画,以一种新的纪实态度表达生活经历及所见,同时也是一种新的观看方式的尝试。”王庆松介绍,参展作品既是对过去的乡愁,及历史长河中人类文明进程的记录和发问,同时也是对当代风景摄影之边缘的新的探索。

王庆松坦言,这次展览绝不是模仿传统山水画的摄影作业,它要表达的是身处都市生活中的艺术家对山水景观、对传统文化的思考。

B

像绣花针一样刺痛时代

“垃圾山”呈现出宋画美

在这次展出的作品中,知名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姚璐带来的三幅《中国景观》系列数码风景摄影作品,曾斩获多项国际大奖。这些作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传统山水画的复制品,走近细看其中细节,才会发现所谓的山,其实是建筑工地上的垃圾山,它们被绿色防尘布所覆盖,连绵不绝。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取代了士大夫和渔人樵夫,行走在“青山绿水”间,惊破了梦幻与想象。

姚璐用丑陋的内容营造出一种美的错觉,给人带来情感上的巨大冲击。防尘布作为一种新的审美(丑)对象,成为城市过度开发的符号。

“姚璐(对宋代绘画风格)的挪用激活了传统,但更重要的是激活了现实,激活了对于现实的认识与想象。”摄影评论家顾铮评价,姚璐与传统对话,醉翁之意却是在当下现在。

在展览开幕式现场,姚璐同记者讲起这个系列作品的创作经历,其实是边创作边思考的过程,最开始面对垃圾山和防尘布时,他想做的只是记录,记录中国人的喜新厌旧。后来,他慢慢发现,人们丢弃的不是垃圾,而是传统文化。作品仿宋画呈现出壮美的结构,意在探讨如何在快速发展的时代,重新考虑对传统文化拾起尊重和保护。

高楼如山的人造幻景

同样“另类”的山水图景出现在另一位参展艺术家杨泳梁的作品中。这位来自上海的年轻艺术家以摄影拼贴画著名,他的创作一直贯穿着对城市化的思考。此次展出他带来的《川流不息》等三件运用4K技术制作完成的影像装置作品,其中,全景山水被现代城市建筑和建设工地侵蚀殆尽,汩汩倾泻的瀑布与河流引导观众全情浸入这一人造幻境。在艺术家塑造的山水大观里,山不是山,而是层叠耸立的现代高楼,郁郁植被也由建筑起重机及电线杆替换,延续了杨泳梁独具个人风格的视觉语言。

“当代艺术不一定要追求轰轰烈烈,最好的效果是像绣花针一样持久地刺痛这个时代,引起人们对生存环境的关切和反思。”王庆松说。

C

像哲学家一样探讨永恒

以飞机舷窗为“画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