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400-000-0000

圆桌|从洛文希尔的摄影收藏看19世纪的中国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06-11

摄影进入中国,首先形成科学对传统文化观念的冲击,尤其是它对人类影像强大的摄取能力,从清代皇族、官员到普通民众,摄影最终成为那个时期最时尚的事物。
2018年11月28日,“世相与映像——洛文希尔摄影收藏中的19世纪中国”展览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11月27日,“世相与映像:洛文希尔摄影收藏中的19世纪中国”学术研讨会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行。
“澎湃新闻”了解到,展览,“世相与映像——洛文希尔摄影收藏中的19世纪中国”汇集了120幅19世纪中国摄影的精选作品,皆由当时活跃在中国的顶尖摄影师拍摄,他们中既有最早来华的外国摄影师,又有最早的中国摄影师。
摄影艺术的直观性超越书面文字,它带领我们穿越时空,重访旧时的人物、地点与事件,让我们对遥不可及的过去有一个精准的了解。从河流到山川,从长城到紫禁城,这个以在中国拍摄原版照片为主题的展览捕捉了19世纪中国的历史建筑、祭祖遗迹、民族面孔以及传奇美景。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副馆长苏丹表示,“摄影这个事物,尤其是它出现以后对于过去中国历史认知里的亏空的填补非常重要。”

圆桌|从洛文希尔的摄影收藏看19世纪的中国

展览现场

圆桌|从洛文希尔的摄影收藏看19世纪的中国

《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托马斯·查尔德,19世纪70年代,蛋白印相

圆桌|从洛文希尔的摄影收藏看19世纪的中国

《广州天平街》,雅真照相馆,19世纪70年代,蛋白印相
11月27日,“世相与映像:洛文希尔摄影收藏中的19世纪中国”学术研讨会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行。学术研讨会围绕该馆届时展出的同名展览展开,与会的专家来自历史、文学、影视、摄影、人类学、艺术学、传播学等不同的领域,从不同的角度审视世相与映像、历史与日常、观看与被观看、传统与现代、中国与世界等问题。这些珍藏至今的照片不仅提供了钩沉历史的佐证,而且生动地再现了那个时代的生活气息和美学风格。
澎湃新闻特此整理、并刊发论坛中专家的各自观点。

圆桌|从洛文希尔的摄影收藏看19世纪的中国

论坛现场
菲利普·普罗格(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此次展览策展人)
在研讨活动期间,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此次展览策展人菲利普·普罗格在谈及展览时表示,“这些图像能够成为文化交流的重要的一部分,帮助人们更好的理解照片、理解摄影,理解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此外,菲利普还谈及了如何思考艺术史和摄影史,谈及了摄影和绘画的关系。

圆桌|从洛文希尔的摄影收藏看19世纪的中国

《宁波的小径》,(传)华生少校,约1860,蛋白照片蛋白印相
我本人是一个中国艺术史的爱好者。我们这些摄影师所做的事情跟中国古代的画家有很多的相似之处,这一点跟西方艺术史教的不一样,比如说马萨乔是视角透视法的先锋开拓者,在中国我们能看到完全类似的东西。例如北宋郭熙的《早春图》,他所使用的是全景式的构图,能够展示的是我的眼睛想看的东西,而不是我的眼睛能实际上看到的东西。这里有很多不同的景观,有远景、中景,每一个视角都代表着不同的眼睛观看的方式和位置。我们把西方的单点透视和东方的实用性的角度,将这两者结合在我们看到的照片之中,就可以看到有很多照片是和定点透视很相似。”
“在中国当时整个的感觉是对于我们重视不同的摄影方法和图片展示方法,有些摄影师是接受过培训的,特别是他们有一些画家的背景,他们知道选什么样的视角,而且他们积极的去创造他们的摄影作品。
看一下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帮助我们做了很多的决策,中国对摄影史的了解,也会影响世界摄影史的了解。当时我学摄影史的时候缺乏这样一体化的进程,如何把中国的摄影史和西方的摄影史更好的融合在一起,如何把中国的故事、美学的观点和摄影的发展,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西方的摄影史,而且更好的帮助我们理解世界的摄影史。
王中忱(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中忱则从历史的记录性这个角度看待摄影作品。他认为,“这些视觉的作品是我们以前在文字的文献里面不容易体会到的。”他以展厅中的作品《将军夫人》为例,也以日本摄影师山本赞七郎的作品和山本照相馆为例,表示,“摄影作品跟绘画作品一样,它是一些片段的、瞬间的,我们怎么样把它放到一个历史的脉络里去读,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相应的材料,确实很难读得出来。”
“我们读这些摄影作品就不能仅仅的就一个作品、一个作品来读,如果我们能够尽可能的把这些看起来是片段的、瞬间的、碎片的作品放到一个历史脉络里去读,大概才能够读到它的历史意义。”